微短剧造星可行性研究。

“期待杨泽”“来看晏无明”“杨泽杨泽我来啦”……5月13日中午,微短剧《别跟姐姐撒野》一开播,弹幕便热闹了起来。 

杨泽,1995年生人,毕业于四川艺术学院。2017年参演《钟馗捉妖记》入行,之后在《招摇》《玉昭令》等一系列大小剧集里摸爬滚打,直到2022年因爆款微短剧《念念无明》迎来了命运转折——不仅微博粉丝“大幅上涨”,“超话人数成功破万” (官方粉丝团抽奖文案),在B站也拥有了许多高播放量混剪。在营销号口中,杨泽与锦超、李菲并称“短剧三帅哥”。

事实上,对于大众来说,《别跟姐姐撒野》的女主陆妍淇可能还更脸熟些。她2015年入行,出演过《知否》《清平乐》等一系列卫视大剧,以及年初热剧《猎罪图鉴》。不过剧集开播当天,两人前后脚发微博宣传,杨泽的数据是她的十倍。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上次硬糖君盘点微短剧“明星”格局的时候,最能够起到IP效应的还是女性主演——御儿、王格格、一只璐,她们的男搭档基本被忽略(《微短剧,到了能评“一姐”的时刻吗? 》)。 

然而一年过去,“古偶丑男多如狗,短剧帅哥遍地走”这句话不知何时流行了起来。男性主演开始获得更多关注,并在“出圈”程度上迅速弯道超车女同行。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这部短剧的女主是在快手拥有770w粉丝的一只璐,在站外更出圈的却是男主李菲 

究其原因,从上游来说,影视寒冬加上疫情持久,“降本增效”迫在眉睫,以至于中腰部项目锐减,更多制作团队与演员“下沉”求生,长视频平台也在微短剧上不断加码。与此同时,传统长剧(尤其是古偶)乱象不断,追剧观众开始注意到微短剧,并对其抱有更多期待。 

方方面面,导致网红MCN占主导的局面正在被改写,微短剧以一种比想象中更快的速度与传统长剧的生态接轨——当然也包括“造星”。 

秀人下沉,网红上浮

微短剧经费有限,在宣传上天然弱势,相比剧场化、系列化,启用自带流量艺人的“人带剧”模式,是更加简单直接的解决方式。到目前为止,微短剧的“人带剧”大概可分为四种情况。 

一是平台与喜剧厂牌之间的合作。本山传媒、德云社、开心麻花、笑果文化……大家虽然行当不同,但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爆款内容背后还有现场演出业务,二是“头牌”之下还有大量中腰尾部成员。后者正是这些厂牌持续在线上寻路的驱动力与底气所在。 

本山传媒、德云社在影视剧综已经多点开花,倒没有着力去追逐短剧风口,2021年下半年才姗姗来迟,分别与腾讯视频的十分剧场、爱奇艺的小逗剧场合作。开心麻花则是疫情后仓促转网,分别与优酷、快手、好看视频合作推出多部微短剧。不过,可能因为麻花艺人的人气断层太严重,没能真正起到“人带剧”的效果。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二是字节系的明星战略。抖音发力微短剧晚了快手一步,可能是为了形成区分,或者是为了尽快打开市场,选择了联合专业影视公司打造“精品微短剧”的战略。 

从金靖主演、20位男明星客串的《做梦吧!晶晶》起,抖音2021年拉了许多明星下场:关晓彤、娄艺潇、秦牛正威、白举纲……2021年8月,今日头条与李现合作了“个人软科幻悬疑迷你剧”《剩下的11个》,把微短剧天花板又往高推了一把。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微短剧明星的第三个来源是偶像再就业。内娱缺打歌舞台,偏偏前几年猛搞偶像工业与选秀,留下了大批不能务正业的“秀人”。他们虽然没有表演经验,但拥有成熟的粉丝群体,所以与低成本、快消化的小甜剧达成了双向选择(比如让很多人想不明白的“古偶丑男”罗正)。微短剧成型后,他们又继续下沉至微短剧。 

同理,芒果TV去年的《一纸寄风月》主演赵嘉敏、朱元冰此前分别是偶像团体SNH48与RTA少年组的一员,相比纯新人阵容也足以构成降维打击。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四是网红主场作战或跨界。 

今年快手春节档的《长公主在上》以“集齐古风圈神仙阵容”为卖点。幕后的核心人物知竹是古风圈资深摄影师,全网粉丝超700w,很早就开始由静态写真转向古风短片。2020年拍摄的《医女与兔子精》系列就曾突破圈层,引发关注。 

女主圻夏夏2020年曾凭一个古装回眸的片段出圈,在抖音有182w粉丝,获赞1747w。男主锦超相对来说是个新人。但两人此前在知竹2021年拍摄的短片《恶人组》中首次合作,“女A男O”的搭配令许多网友念念不忘,以至于最后快手对知竹发出邀约,将其拓展为短剧。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微短剧造星2.0?

微短剧造星1.0,即硬糖君此前盘点过的御儿、一只璐等,抑或是去年频频被报道的抖音案例姜十七,本质上来说,体现的是剧情类短视频在帮助达人涨粉方面的效果。短剧直接在主演的账号上发布、连载,自然能把观众都聚拢过来,然后主演再通过直播带货变现。这是短视频上已经跑通的模式。 

2020年8月,总局将微短剧纳入监管体系中,官方认证了微短剧的主流化前景,促使更多持观望态度的平台与专业影视公司、经纪公司下场。在剧宣上拥有足够经验与资源的它们,让微短剧得以更快与已有的长剧生态接轨(一个很直观的变化是,微短剧开始频频出现在营销号与第三方榜单中)。 

如此一来,出演微短剧的演员也能够以传统方式获得加持。即我们通常理解的“造星”,而非1.0时代短视频的引流带货。 

对于已经有一定资历的专业演员,特别是还有希望升一升的那些来说,周期更短、推进更顺畅的微短剧能够让他们维持活跃不断档。 

经常出现在嘉行大礼包中的刘芮麟、代斯,主演了嘉行的微短剧《另一半的我和你》。在《陈情令》《沙海》中出演重要配角的王皓轩,主演了微视十分剧场的《师兄,请按剧本来》。《御赐小仵作》女主苏晓彤,2021年下半年播出了一部漫画人物反向穿越的微短剧《心跳恋爱》,6月开机11月开播,长剧很难达到这个速度。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对于纯新人、或者有意跨界入行的网红来说,微短剧门槛更低,大门敞得更开,是个练手试错、快速刷脸甚至弯道超车的领域。 

近期热播的《独女君未见》系列,男女主都是上戏科班。女主温茉言是一名星二代,2016年出道,参演过院线电影《一刀天堂》。男主王祖一的四部已播出作品均为微短剧,目前微博有29w粉丝,《独》播出后的互动量有一定提升。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无独有偶,上文提到的李菲,网传专业学的是建筑,在拍短剧之前是一名健身博主。2020年至今,他主演了《心动警报》《这个少侠有点冷》等五部微短剧,并凭借《少侠》中的扮相一度出圈,去年11月参演了企鹅影视出品的古偶《造作时光》。 

还有汉服网红赵晴(全麦小核桃),她在签约于正前后也拍了两部微短剧《一纸寄风月》与《贩卖法术的杂货铺》,一部是反派女二,一部是呆萌女主,也算形象可塑性与演技成长性的一种展示。《杂货铺》中,她搭档的男主吴迪飞是柳岩工作室的新人,也曾是爱奇艺-刘天池“天鹅计划”的一员。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虽然微短剧一直给人以UPGC的印象,但在长视频平台下场之后,最起码在横屏短剧的阵容中,知名公司新人、视频平台新人的含量并不低。

比方说,在王祖一出演的另一部古偶微短剧《拜托了!大侠》里,四番女二林子琳是东申未来的新人,她还出演了另外两部微短剧《本宫今年不加班》与《皮囊》。《念念无明》的副CP,一个是华策新人,一个是芒果TV新人。 

为什么是微短剧?

但稍微观察下就知道,所谓“古偶丑男多如狗,短剧帅哥遍地走”,更像是一种摸准了群众对长剧怨念心理的标题党行为。短剧帅哥并没有遍地走,帅哥在哪都是稀缺货,但微短剧确实更容易烘托演员。 

首先来说,本次微短剧兴于短视频平台的UPGC,人们往往会将它作为传统长剧的对立面看待,资本打造VS人民自嗨,付费VS白嫖,难免会放宽标准。当然,微短剧如今也不白嫖了,可大家依然会有一些惯性思维,对长剧是怒其不争,对短剧鼓励为主。 

从微短剧本身来看,一方面它篇幅短小,方便演员藏拙。此前电影咖下凡经常有“脸着地”的情况,如《大明风华》里的汤唯、《麻雀》里的周冬雨,一大原因就是演员适应不了电视剧拍摄的工作节奏。且素材量过大,播出后有充足的好几十集让观众来挑刺找茬。 

微短剧正相反,少一分时长就少一分翻车的可能。而且很多微短剧由网红MCN操刀,延续的实际上是古风短视频的思路,特写多、慢镜头多,滤镜也并没有比长剧轻多少。就像许多包装精美的饭制混剪一样,有一定的“诈骗”效果。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另一方面,不管是竖屏的真·微剧,还是横屏的中视频剧,剧本的取舍思路都是砍掉平淡过渡的部分,保留精华刺激的部分。而且微短剧演员咖位更小,发糖、包括真人戏外营业更豁得出去。观众在接连不断的刺激下,更容易对演员产生移情(但相应的,在更换荧幕搭档时也会面临更大压力)。 

微短剧是帅哥的致富捷径吗?-哇拍

《念念无明》收官与《别跟姐姐撒野》开播隔了不到一个月,杨泽新剧的营业抖音下还有很多CP粉没能走出去

而在内容之外,微短剧正在发育过程中,播放量、热度、分账票房、口碑……都远未触到天花板,艺人沾到光的机会也更大。《创造101》选手李子璇主演的《大唐小吃货》,在2021年分账票房达到千万级别,破了腾讯视频平台纪录。说实在话,也未必是这部剧的故事或表演真的一骑绝尘,而是平台在那个时间需要出成绩,扶持比较猛。

另外比较有趣的是,同样是下沉内容,微短剧在大量吸纳新人、且已经有制造出红人的苗头,更早出现也更早进行精品化转型的网络电影,却始终是港星的摆烂养老地,除了我们“网大大嫂徐冬冬”、“网大皇帝彭禺厶”,简直想不到别人啦。 

究其原因,别管长短,剧集就意味着追剧行为,意味着陪伴感,比一次性购买看完的网络电影更容易实现由观众到粉丝的转化。其次,网络电影市场偏男性,而剧集市场偏女性,微短剧从各平台数据来看,更是高度女性化,与追剧、追星的人群更加接近。 

那么问题来了,微短剧造星1.0,制造出的“一姐”们止步于短视频平台内部带货,其实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明星”。2.0时代的“短剧帅哥”们,有些本身是长剧演员,又或者是以短剧为跳板在向长剧进军,他们又能够走多远? 

就最简单的,你听说过硬糖君今天提到的这些名字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顾韩,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