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以出场先后为序)

马仔    某香港古董商的生意中介人。

罗胖子   香港古董商人。

华芳    华宝斋古玩市场的女商户,出场时三十岁。

小黑子  华芳养的一只八哥鸟。

苟经理  华宝斋古玩市场经理,四十余岁。

刘警官  四十余岁。

李志明  某高校聘请的外教,三十五岁。

专家甲  古籍专家。

专家乙  地矿专家。

跟班    马仔的跟班。

西施    华宝斋古玩城商户,二十余岁。

小萝莉   西施养的一只鹦鹉。

朱经理   华宝斋古玩市场继任经理。

 

 

序幕

(大幕开。

(纱幕。

(透过纱幕,隐约可见高处悬挂的黑色匾额,上

有“华宝斋”三个繁体金漆字。暗处有若干博古架,

陈列着陶鬲、仿品青铜鼎、青花瓷器真真假假大大

小小的残破古玩。中央亮处有两个玻璃柜台,里面是各种材质的珠子和珠子编成的手串和项链等珠宝饰物。柜台上的架子上挂着各种穿珠子的线绳。)

(马仔逆向上场,满脸喜气,双手各抱着一个青花梅

瓶。罗胖子一手拿着大哥大,一手夹包追出。)

罗胖子  (满口粤普)慢哋,慢哋啦。要是摔了,你的成三破二就冇了。

马仔   (河南话)我说老板儿,恁还真是古玩行家,连这成三破二,恁都知道?

罗胖子  买卖做成了,买家和卖家出钱给中介人。这个 钱,

我们香港那里叫佣金,新潮的说法就是中介费、

信息费。你们这里,就是叫成三破二啦。你要是

不小心把这瓶子摔了,你的佣金,这成三破二就,

呵呵,啊?

马仔    是是是,我小心,我小心。老板儿,恁咋就那么

有眼光,有魄力,敢一把拍出这么多钱买这对瓶

嘞?

罗胖子   我从一个香港跑船的船老大改行做古董也好多年

了,这是小意思啦。从各个方面看,乾隆的官窑,

没有残破,品相好靚。 转手卖给台商,价格翻倍

不成问题啦。(得意地用手指敲弹青花瓶)

马仔    老板儿,那台商怎么运出去嘞?

罗胖子   虾有虾路,蟹有蟹路嘛。

马仔    老板儿,那要是卖不出去咋办?

罗胖子  那就放在我这里。过上几年,水涨船高,要是能

上拍卖会,顺风顺水的话,翻上十倍未必不可啦。

马仔    万一是假货咋办?我说是万一,老板儿。

罗胖子  哈哈哈哈。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计程车来了吗?我们抓紧时间跑路啦!今天财神

来敲门,

马仔    定要拔他毛三根。呃不,成三破二,一共是五,定

要拔他毛—五—根!

(伸出五根手指,险些摔瓶。走到台口回头。

(纱幕渐开。)

华宝斋,我们还会来的!

罗胖子 (抬头看华宝斋匾额)风水宝地华宝斋。跑啦!

(港商和马仔下。

(纱幕拉开。

 

第一幕  情挑

第一场

 

(华芳匆匆上。她一手提着一只塑料袋和水杯,一

手提着鸟笼,还不时往上整理从肩上滑落下来的

挎包带。进入柜台,放下包,挂好鸟笼,掀起笼

布,喂鸟。)

小黑子  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华芳    小黑子真聪明。来到这古玩市场,知道说恭喜发

财。发财,发财,可是这财咋发呢?愁啊。

(华芳坐下,从塑料袋里取出烧饼夹菜,边吃边喝

水。烧饼里的菜掉落在柜台上,华芳捡起菜欲放

入口中,忽然看见柜台里有不妥,放下饼,擦手,

拿出钥匙打开柜台整理里边的东西。拿出一个盒

  • 放在柜台上。又取出一付珠串,站起身来,

拿起珠串对着亮光观看,一边擦拭一边和小黑子对话。)

小黑子  亮亮,亮亮。

华芳    亮亮去姥姥家了。

小黑子  姥姥,姥姥。

华芳    你刚才看见姥姥了?

小黑子  大刚,大刚。

华芳    唉,大刚撇下我们娘俩都走了三年了,就给我留

下了你这只鸟,陪着我说说话,算是个念想吧。

在这华宝斋,大土豪买青铜,有钱人买瓷瓶,买

珠串的(抖抖手中的珠串),平头百姓。我这买卖,

那是结婚喜宴上送五毛钱的红包——混口饭吃。(坐下,继续吃烧饼。)

(苟经理上。)

苟经理  华芳,你今天来得不早呀。

华芳     啊,苟经理。我儿子今天不上幼儿园,我把他送

我妈家,路远,来晚了会儿。

苟经理  嘿嘿,叫我经理,不要带上我的姓嘛。

华芳    好的,苟经理。

小黑子  狗—经理,狗—经理!

苟经理  谁叫我?

小黑子  狗—经理,狗—经理!

苟经理  (举起手恐吓小黑子)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开

的花儿有人采。来得早点,会赶上好生意。今天

开门不大会儿,二楼的老李就卖了一对青花梅瓶,

有个港商出了这个数。(伸出手指比划)这么多呀!

华芳     我这里没有青花梅瓶,只有珠串和挂件。

苟经理 我们这行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华芳,我们商场的贵妃,就赶上财运发大财了。

华芳     没那财运,生就的穷命,财神爷给我脚底下放块金元宝,我也会把它当成土坷垃,嫌绊脚踢开。挣不了你比划的那个数,我还是小鸡叨米,一口是一口吧。比不上有些人呐,家里的烟灰缸都是官窑的碟子。

苟经理 嘿嘿。听说你有一套蓝布皮的线装古书啊,肯定能卖个大价钱呐。拿出来看看,也让我,开开眼?

华芳     没有的事,苟经理,听他们狗戴嚼子——瞎勒。

苟经理 有人都看见了,说书里面还画的有光屁股小人儿打架呢。

华芳     有狗打架。

小黑子   狗打架,狗打架!

苟经理   嘿嘿。你看,你单身一人,要养儿子,还要养老母亲。生意又不大,挣钱不容易。前些天,我说免你一年的场地租金,你还就是不答应。那又不是金元宝,你嫌绊脚踢开了。在华宝斋这个古玩市场,我,说了算!对,我说了算! 嘿嘿。

华芳     那好呀,你把大家的场地租金都免了吧。

苟经理   大家?嘿嘿。大家都叫你贵妃,你知道为什么吗?

华芳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打牌的、养鸟的、泡功夫茶的,大家闲得没事,胡乱起的外号呗。

苟经理   大家看你这么漂亮,皮肤白细,又丰满,真正的杨贵妃呀!看这手,珠圆玉润。(欲抓华芳的手,未得逞。华躲闪,不小心打翻了柜台上的盒子,零钱和零碎珠子滚落在地)怎么,还想单身哪?不能老是对着这鸟说话吧。这已经是九十年代了,人生易老,只争朝夕呀。嘿嘿,芙蓉如面柳如眉,尽日君王看不足。我还是真心想当这唐明皇啊!

华芳    想当皇帝?你去造**呀。

苟经理   (惊慌四顾)可不敢乱说,可不敢!你还是好好想想,场地租金给你免一年这事,另外那套蓝布皮的线装书卖不卖。华芳啊,听我一句劝,这年头,心眼要活才能挣-大-钱。

(刘警官便装上。)

刘警官   苟经理。

苟经理   (苟经理点头哈腰上前迎接,握手。)刘警官。

(刘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给苟,苟浏览文件)

华芳     这年头,不光有色狼,还有色狗。嗤——剥花生剥出个羊屎蛋儿,这算是个啥人(仁)儿么?(学苟经理腔调)“这年头,心眼要活才能挣大钱”。我也想挣大钱,进货钱、场租钱、儿子上学要钱、老妈看病要钱,还有三张嘴,哪一样不要钱?我想钱,钱不想我。挣大钱?愁啊。(拿起烧饼欲吃,忽然想起打翻的盒子,遂蹲下身子寻找。捡起一个又一个硬币放在柜台上。)这一个,是我妈看病的挂号费。这一个是亮亮的作业本。这一个,这一个,够买半个烧饼了。这个,是你,小黑子一天的伙食费啦。

小黑子   谢谢,谢谢。

华芳     还有,还有……(蹲下继续摸索寻找)

苟经理   (看完文件收起。)欢迎,欢迎刘警官来我们华宝斋古玩市场指导工作。

刘警官 苟经理,我这次来,是为贯彻市局宣传学习和执行文物法,开展打击文物走私和文物造假行动的。

苟经理 我已经接到通知了,一定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我们正在组织所有商户学习文物法,还专门请了专家来讲课。

刘警官   好,很好。最近,文物造假和文物走私很猖獗,从个体化转变为有组织的集团化。

苟经理   是,是。

刘警官 造假的水平不断提高,出现了一些有分工有合作的专业造假一条龙。

苟经理   听说有造假村。

刘警官 假造的北魏陶俑出现在北京潘家园市场上,连国家顶级的专家都被骗了,为此向国家申请大批经费,要进行抢救性收购。

苟经理   造假北魏陶俑,那是孟津县农民干的。

刘警官 河北一个不法商人,伪造了一套金缕玉衣,国家级专家鉴定为真品,价值二十四亿人民币,依此向银行抵押贷款。

苟经理   有五个国家级的专家参与了鉴定。

刘警官 向境外走私的规模不断扩大,由个人携带出境升级为大批量多品种的走私。

苟经理   过去有雇佣运菜的夹带,现在是集装箱直接通关,有的还用快艇走海上。

刘警官 这些走私文物的来源,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古玩市场,不少古玩商户进行贩假贩私的非法文物交易,藏污纳垢,暗流涌动。政府非常重视这些情况,要求我们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现在我们打击的重点,一是走私,二是造假。

苟经理 我们古玩城的东西一般都是些民俗文化收藏品,像小脚老太太的绣花鞋之类的。一些瓷器虽然够得上年代,也是碗碟一类的生活器。就是有一些文物,要么残缺不全,要么够不上级别,只是用于民间交流。刘警官请看,那个唐三彩武士俑,缺胳膊少腿,通身没釉,斜着眼,是在嘲笑谁?

刘警官   嗯_?据我所知,华宝斋这个古玩市场位于中原文物大省,是大量的文物集散地。苟经理的意思是……

苟经理   嘿嘿,我们一定不放松警惕,发现违法情况,一定及时上报,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执法工作。刘警官,具体问题我们到办公室去谈吧。今天中午就不要走了,咱们吃个便饭,下午接着谈。请吧,刘警官。

刘警官   (四顾)看着这些东西,我总觉得这里有股陈腐的坟墓气。

苟经理   嘿嘿,看多了您就会喜欢的。请吧,刘警官。

(苟经理和刘警官下。

(华芳继续蹲在地上寻找零钱和珠子。

(李志明上。他抬头看华宝斋牌匾。)

李志明   华,宝,斋。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

灵……(边看边后退,碰到柜台回身。)

小黑子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华芳从柜台下猛然站起。二人同时一惊,默默对

视, 相看俨然,目光交缠。良久。忽然华芳皱皱鼻

  1. 转身打个喷嚏,颓然坐下。二人同时觉察失态,
  2. 回神敛容。

李志明低头看柜台,华芳拿起烧饼。)

李志明   老板娘,请你拿这个吊坠我看一下。

华芳     这里没有老板娘,只有老板。

李志明   对不起,老板。请你拿这个……,哦,你还是先吃早餐吧。

华芳     (收起烧饼,擦手)不吃了。你要看啥?

李志明   请你拿这个吊坠我看下。左边,这个,对,就是

它。谢谢。(伸手欲接。)

华芳     玉不过手。

李志明   什么?

华芳     行话。买家和卖家不从手里递货,万一掉地上摔

了,算是谁的?(娇嗔)你的,还是我的?(把

吊坠放在柜台上的一块黑色绒布上。)

李志明   哦。(拿起吊坠,从提袋里掏出放大镜观看,又打

开放大镜上的电筒照着看。接着又拿出二色镜观

看。)

华芳     我知道那个是放大镜,这是个啥玩意儿?

李志明   这个,是二色镜。你这标牌上写的是水晶挂件,其实,它不是水晶。

华芳     那它是个啥?

李志明   这个,是碧玺。

华芳     碧玺?

李志明 对,碧玺。碧玺有一大特点,就是双折射率大。来,你拿着这二色镜,用它旋转着对着光观看,可以在某个角度某个位置看到两种颜色。这是碧玺的特性,叫二色性。而水晶极少有二色性。(把二色镜递给华芳,华芳观看。)

华芳     乖乖,还真是两种颜色,真好看,真好看!

李志明 看到碧玺,我就仿佛看到那太阳神驾驶的太阳车裹挟着熊熊烈焰狂奔而来。看哪,(华芳缓缓站起)那拉车的马,鬃毛和尾巴都是飘舞的火焰,马蹄踏起的火花四处飞溅。滚滚的热浪袭来,万物唯恐避之不及。神勇的普罗米修斯在天空扛着长长的茴香秆,冲向飞驰而来的太阳车,把茴香秆插到炽热蒸腾的火焰里点燃,然后带着这生命的火种来到人间。从此,人类有了火。而普洛米修斯受到了残酷的惩罚,被铁链绑在山上,还被神鹰啄食肝脏。当最后的火种在捆绑他的岩石上熄灭以后,留下了一块能绽放七种颜色的宝石,这就是碧玺。碧——玺。

华芳    (两手握在胸前,由衷而崇敬地赞叹)你说的真好,就像唸诗一样。

李志明   谢谢。

华芳     那碧玺和水晶还有啥不同?

李志明 除了二色性,碧玺在硬度、比重和折射率等方面都大于水晶。碧玺受热具有压电性和热电性,因而矿物学名称为“电气石”。水晶则没有这种效应。最本质的不同在于它们的化学成分。碧玺是一种复杂的硅酸盐,水晶是一种石英结晶体矿物。水晶的主要化学成份是二氧化硅,分子式是……

华芳    (撒娇地)你歇歇吧,不累呀?

李志明   不累的。

华芳     你讲的人家听不懂嘛。

李志明   哦,对不起,我这样讲习惯了。

华芳  我问的碧玺和水晶还有啥不同,关心的是它们的价格。哪个更贵?

李志明   碧玺更贵。

华芳     能差多少?

李志明   具体的市场价格我不了解,像这么大小、同等品级的东西,差距差不多应该是五至十倍左右。

华芳     这么说,碧玺当成水晶卖是亏大了?

李志明   可以这么理解。

华芳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捡漏?

李志明   捡漏,什么是捡漏?

华芳  嗨,你连这都不知道?捡漏是古玩行里的行话,意思是卖家对自己的货不懂,走眼了,被买家低价买走了,捡了个便宜。你要是把这个碧玺吊坠用水晶价买走了,就是捡漏。

李志明   我不需要这个东西,没有必要捡漏。

华芳     要是你需要呢,会不会捡漏?

李志明   这个这个,不好意思,不好说。也可能会吧,但是我一定会给卖家一些补偿。

华芳  好,今天我要还你这个人情,这柜台里的东西你随便买哪个,一律八折优惠。不过,还要烦劳你,帮我看看这块石头,是不是也是碧玺。(从柜台里拿出一块石头放在绒布上)

李志明   愿意效劳。(从绒布上拿起石头用工具观看)这块石头上的大部分只能制造耐火材料,只有中间这一小粒,能达到宝石级。从它的断口是贝壳状看,这不是碧玺,是橄榄石。

华芳     橄榄石?头一回听说这个名字。

李志明   橄榄石,矿物学名称是Olivine,又叫太阳宝石。人们相信橄榄石像光辉的太阳一样,可以驱散人们对黑夜的恐惧,同时会赐与佩戴的人一种温润平和的性情。在古代,两个互相仇视的斗士,冤家路窄不期而遇。双方剑拔弩张,刀锋划过死亡的寒光,风中吹来隐隐的血腥。。只等一声喊杀,你死我活的决斗就要开始。忽然,一道黄绿色的光,照射到他们的眼中。这光是这么温暖、这么柔和。两个仇敌的眼光被这道神光吸引,对峙的神态渐渐化解,凶狠的眼神渐渐柔和,紧握武器的手渐渐松弛。原来,这道神光是他们佩戴的橄榄石反射太阳的光。于是,二人解下自己佩戴的橄榄石配饰,赠给对方,握手拥抱,化干戈为玉帛。这橄榄石的文化寓意,和橄榄枝一样,象征和平。

华芳     乖乖,有这么神奇!你说得太玄了,我都听迷了。

李志明 谢谢。橄榄石的化学成分虽然和碧玺接近,都是硅酸盐,但碧玺的化学成分更为复杂,它的分子式……。哦,对不起,我又说得深奥枯燥了。

华芳     橄榄石值钱吗?

李志明 橄榄石属于中档宝石。国外产地在意大利、巴西和埃及等地,中国河北省也有出产。价格要根据大小重量、颜色、光泽与透明度来确定,还有一种月亮陨石橄榄石,那就是天价了。橄榄石在欧美受欢迎,在中国市场还不太被认可。

华芳     哎,你咋懂这么多呢?你也是干这行的,卖珠宝的?

李志明   这个这个,不好意思,我是个教书的,这是我的专业,大概知道些矿石珠宝知识。

华芳    那今天来是显摆你的专业知识来了?

李志明   不好意思,哪能班门弄斧。我想找一串红砗磲手串。对砗磲我不甚了解,想找个行家咨询一下。

华芳    哟嗬,你找对人儿了。

李志明  喔?

华芳    这下,该我显摆了。这砗磲啊,是海里的一种大贝类,壳很大。有多大呢?可以当小孩儿的洗澡盆。小料可以做成珠子项链呀、平安扣呀、手把件呀,大料能做成各种摆件。这砗磲在佛家七宝里要排头一名。咱这地方没多少人认这东西,市场上货不多,你要白的珠子,我有。红的是台湾和海南产,我没有,得去给你踅摸踅摸。这珠子的大小品相,还有价钱咋说呀?

李志明  谢谢你的帮助。大小差不多就行,品相要好。价格当然是物有所值。

华芳    好,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给你,这是我的名片。(递过名片)

李志明  (接过名片观看)华芳。这名字好啊,有听觉、有视觉,还有嗅觉。

华芳     (歪着头表示不解)你说的人家又不懂了。

李志明  华芳二字,发音响亮,好听。在古语里,华通花,好看。芳,香气袭人,好闻呀。

华芳    教授,你真酸啊。

李志明  谢谢。教授不敢当。老小生李志明,六十年代生人。请问小姐,青春几何?

华芳    我不是小姐,也不青春,数学成绩不好,不懂几何。

李志明  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华芳    你的电话号码?

李志明   我没装电话。

华芳     传呼机号码?

李志明   我没配传呼机。

华芳     那红砗磲踅摸到手后,咋找你?

李志明  我不用坐班,没有课的话,就过来看看。(他数出十几张大钞交给华芳)这是订金。

华芳     好。我会很快找到的,不会让你失望的。

李志明   好,我专候玉音。

华芳     那,你常来看看?

李志明  再会。

华芳    再会。

小黑子  再会,再会!

(李志明下场。

(苟经理上,盯着李志明离去的方向。

(华芳拿起早餐,又放下。慢慢地坐下,失神地托腮而思。)

苟经理   贵妃,害相思病了?

(华芳猛地一惊。)

华芳     苟经理?

八哥    (狂叫)狗经理,狗经理!

苟经理  (面对八哥一语双关)早晚我要吃了你!

(幕落)